朝阳市文化路小学 > 校内新闻 >


北大女博士与渐冻症抗争两年 留下遗嘱让人肃然起敬
出处:朝阳市文化路小学
 

  

  图为:娄滔大学时代的照片,当时的娄滔健康布满活气。(娄功余供给)

  昨日下午,29岁的恩施女孩娄滔,睁着明澈的大眼睛,宁静地躺在武汉市汉阳医院重症监护病床上。患上渐冻症已两年的她,除头部以外,全身均已损失知觉,依靠呼吸机维持着生命。

  而就在一天前,娄滔的父亲娄功余完成了“女儿最大的愿望”??正式在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下名字,身后献出所有有用的器官,并将头部留给渐冻症医学研究。

  爱笑的女孩

  昨日下午,54岁的娄功余告知记者,他和妻子汪艳梅是恩施咸丰土家族人。女儿娄滔是他们唯一的女儿,也是全家的骄傲。

  娄滔是身边同龄人眼中的学霸:2007年,娄滔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;5年后,被学校保研至北京师范大学;2015年,又以笔试面试第一名,考入北京大学历史学院,攻读古埃及史。

  学霸仍是自强、懂事、阳光的“邻家女”。娄滔从高中起离家住校,家里每月给她几百元的生活费,其余所有开销,完全靠刻苦读书得来的奖学金;2008年,娄滔经过层层选拔,成为北京奥运会志愿者,给美国总统布什、奥委会主席罗格等当过英语翻译;在高中同窗赵怡心中,娄滔讲义气,乐于助人,“只要有事找她帮忙,她根本都没问题”;在高中英语老师周道梅看来,娄滔性格爽朗,最大的特色是爱笑……

  勇敢的女孩

  就当娄滔朝着人生计划??成为一名传道授业的老师迈进时,病痛来得猝不及防,打乱了一切。

  2015年8月,娄滔暑假回家,常常说身材浑身没力量,上楼乏力。当时,父母还笑女儿“太娇气”。

  10月,娄滔返校后,一天早晨给妈妈打电话,说左脚尖踮不起来,不听使唤。这引起家人警惕。经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等多家医院神经专家诊断,娄滔患上稀有的运动神经元病,即已被大众熟知的“渐冻症”,患者会渐渐感想到全身不受掌握,最后连呼吸肌都无法自主。目前全世界对此病都没有有效治疗办法。

  2年来,娄滔和家人在漫漫求医路上,踊跃与疾病抗争。但病情进展极快。2016年6月,娄滔脖颈以下完全瘫痪,进而发展到吞咽、呼吸艰苦。2017年元月,娄滔失去了自主呼吸功能,用呼吸机维持生命。

  只管如斯,娄滔在患病期间,仍保持“听”完了60多部中外世界名著。“女儿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读书!”娄功余说。

  博爱的女孩

  得知娄滔病重,她所就读的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等各方师生发动了爱心捐助,同时通过网络众筹。社会各界爱心筹款上百万元。

  10月9日,娄滔病情恶化转到武汉进行救治后,汉阳医院动用了全院气力,副院长谢彬组织制定院内救助计划,而副院长孙涛则协调院外医疗资源进行会诊。

  经过多方尽力,入院时状况危急的娄滔,目前病情稳定。昨日,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刘青云说:“全科轮流陪同这个危重患者,希望她的精力不被疾病打垮!”

  娄功余说,天天探视的半个小时时间里,感到女儿精神状态在好转,“抗衡疾病的信心回来了,脸上时常挂着微笑”。

  一次,娄滔苏醒时,她将护士喊到床边,以口授护士执笔的方式,写下了几百字的遗嘱。她说:“请遵守我的意愿,头部留给医学研究,其余所有器官,但凡可以挽救他人生命的,尽能够捐给别人应用。”

  娄滔要求:将遗体火化,骨灰撒进长江,不要占用土地修坟,给社会带来累赘。“请让我静静静地分开,不留任何痕迹。”

  娄滔在遗嘱中说:“人活着的意义,不能以性命长短作为标准,而应该以生命的质量和厚度来权衡。”

 
日期:2017-10-20


友情链接:
辽宁省朝阳市街 朝阳市文化路小学 版权所有 辽icp备09021636号-1